创伤、肢体矫形技术解决方案的骨科器械生产商

专注于研发小儿骨科●足踝外科●肢体矫形产品●手术器械

官宣!第四批国采品种确认,明日报量

 
文章附图
来源:赛柏蓝

1
第四批国采,有省份开始报量

12月11日,山西省药械集中竞价采购网正式发布《关于报送第四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品种范围相关采购数据的通知》。


山西成为了继12月9日业内传出第四批国采品种名单后,第一个发布第四批报量通知的省份。 山西省的报量时间为2020年12月12日-12月21日,逾时系统将关闭,不再接收上报数据。


根据通知,第四批国家组织药品集采相关采购数据采取线上填报方式,首先是医疗机构填报预采购量,参与填报的单位包括—— 全省公立医疗机构、县域医疗集团,鼓励军队医疗机构和医保定点非公立医药机构自愿参与本次集中采购。
填报内容是第四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品种范围下一年度预采购数量(单位:片/袋/支)。
根据通知,市医保局需要对辖区内医疗机构上报的预采购量进行审核,否则无法汇总上报联采办。审核时间为: 2020年12月22日-2020年12月25日。
值得注意的是,通知还提出在审核中如发现预采购量与2019年历史采购量相差悬殊,市医保局应向相关医疗机构进行核实。如预采购量填报存在问题,应打回医疗机构重新填报。
若医疗机构上报采购量市医保局审核不通过,相关医疗机构须在2020年12月24日前进行修改并重新上报。重新上报后市医保局须在2020年12月29日前再次审核。
   
省直医疗机构填报的预采购量数据由省药械采购中心进行审核。通知要求,各医疗机构要认真对待本次数据填报工作,如实填报相关数据。本次填报的预采购量将作为下一步确定采购合同约定量的依据。
   
除山西省外,同日,四川省药械招标采购服务中心也发布了《关于填报第四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品种范围相关采购数据的通知》。
四川省要求的医疗机构报量时间为:2020年12月12日-2020年12月21日24:00(新增医疗机构账号时间为2020年12月12日-2020年12月18日24:00);医保部门审核时间:2020年12月12日-2020年12月25日24:00。
相信随后其他省份也会陆续发布第四批国采的报量通知。根据目前所知的进度安排,第四批国采12月12日正式启动报量, 12月30日17:00前,各省完成相关药品预采购量审核工作,并报送至联合采购办公室。预计明年初就将进入药企申报、竞标、开标、公示中选结果等环节。

2  
涉及过百药企,不少重磅品种


据梳理, 第四批国采共涉及44个产品、90个品规,涉及药企数量预计超过100家。
总的来看,第四批国采仍然未见生物药和中成药的身影,全部是化药——具体来看,除眼科滴剂、注射液外,其他均为口服剂型产品。
据经济参考报梳理, 第四批国采涉及的品种主要来自抗肿瘤、降糖、精神和麻醉、消化领域、呼吸领域、抗菌抗病毒领域等。
具体来看,抗肿瘤药有索拉非尼、硼替佐米等,降血糖药物包括恩格列净、卡格列净、格列齐特、那格列奈等,精神和麻醉领域包括氨磺必利、度洛西汀、喹硫平、丙泊酚中长链脂肪乳注射液等,消化领域包括艾司奥美拉唑、莫沙必利、泮托拉唑等,呼吸领域包括多索茶碱等,抗菌抗病毒领域包括恩曲他滨替诺福韦、伏立康唑、诺氟沙星等。此外,还有抗惊厥类药加巴喷丁、抗帕金森药普拉克索、抗组胺药氯雷他定、高血压药替米沙坦、抗血小板药特格瑞洛等。
分剂型看,44个品种中,有8个注射剂,虽然总量不多,但是市场份额都不小,分别是 氨溴索注射液、丙泊酚中长链脂肪乳注射液、布洛芬注射液、多索茶碱注射剂、帕瑞昔布注射液、泮托拉唑注射剂、硼替佐米注射剂、注射用比伐芦定。
拿祛痰药氨溴索注射剂来说,根据米内网最新数据,其去年在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的销售额达59.8亿元;再比如, 应用广泛的质子泵抑制剂泮托拉唑,2019年的销售额也超过50亿元。

从涉及企业来看,先看外企,勃林格殷格翰、诺华、辉瑞和阿斯利康涉及的产品数量较多,分别为5个、5个、4个、3个;另外,拜耳、武田、第一三共、杨森、施维雅也均有两个产品被纳入;此外,礼来、赛诺菲、葛兰素史克、吉利德、诺和诺德、默沙东、参天制药也有产品被涉及。
不过,据风云药谈梳理,布洛芬口服常释剂型、布洛芬注射液、吡嗪酰胺口服常释剂型、加巴喷丁口服常释剂型、诺氟沙星口服常释剂型等几个品种预计无外企参与。
至于国内药企,依旧是齐鲁、石药、扬子江、江苏豪森、北京福元医药、江苏恒瑞等药企涉及的产品较多。

3
结果与降幅仍待揭秘

带量采购的主要目的就是实现仿制药对于原研药的替代,并降低仿制药的虚高价格。不难看出,在国家集采的游戏中, 主要的玩家仍然是原研药企和国内头部的仿制药企业。
总的来看,对于国内药企来说,由于国家集采品种一般是原研药企占据主要的市场优势,出于占据甚至抢夺市场的考虑, 国内药企之间的报价厮杀更为激烈。
有分析指出,不同于口服剂型,由于注射剂难以自行使用,所以其主要的市场份额一直在乙类机构,而零售市场的销量占比则很小,相关药企一旦弃标或掉标,剩余的市场份额很小, 因此随着注射剂纳入国采的品种增多,原研药企的应标积极性可能提升。
国家集采已经开展到第四轮,有业内人士向赛柏蓝分析指出,随着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进入常态化阶段, 注射剂被更多的纳入集采之中,外资药企的参与意愿会进一步加强。
在上一轮国家组织药品集采中,可能由于相关品种均为口服剂型,外企参与竞标的意愿并不强——仅卫材的甲钴胺片、优时比的左乙拉西坦注射液、辉瑞的利奈唑胺片3个原研品种中标。

回顾前几轮的集采成果,平均降幅在50%以上,最高降幅超过90%,三批次集采按约定采购量计算,每年采购费用从659亿元下降到120亿元,节省539亿元。
新一轮集采,具体的降幅与结果如何,我们拭目以待。可以确定的是,随着国家集采的常态化推进,相关产品的市场格局、竞争机制、营销规则已经在逐渐发生改变。

附:第四批国采竞争格局

(信息来源:Insight   风云药谈独家整理)


在线咨询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留言
回到顶部